此号弃,换新号

弃号重来

这个号陪伴了我整个初三,几乎全都是负能量,也记录过三次元伤的我最深的事,我现在还是不想原谅OYJ,甚至我现在看见ta都想动手,就算删掉也不行,我不想用这种充满黑泥的号来厨猿美,圈名也换了,我全部都要重新开始,有缘再会(*´▽`)ノノ

16-7-20 甜蜜妄想症【美咲生贺】

甜蜜妄想症

(关键词:情爱妄想,生日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情爱妄想(erotomanic type):又称de Clerambault’s症候群。病人会以为自己正和某人恋爱,或另一个人深爱著自己。这类型在女性中较为常见,但是在法院案件中则是男性较常见。幻想中的恋人很多时候是遥不可及的,甚至只是一个「魅影」,在现实中根本并不存在。病人常认定对方先爱上了自己,但实际上两个人只有很少甚至完全没有真正接触。虽然病人有时会替对方编织藉口,但也会恼羞成怒,做出一些异常的举动,如跟踪、骚扰、袭击、绑架、谋杀、或者想要把爱人从幻想的危险中拯救出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-

“综上所述,目前的情况就是这样。”

宗像放下最后一块拼图,将一份报告书放在八田面前。

“这是关于情爱妄想症的报告,看看吧。”

八田想自己从来没有如此认真地看一份学术报告,而且以初中文凭竟然奇迹般的看懂了那些晦涩难懂的字眼。

“这次是我们的失误,没有想到异能者会不惜代价将异能全部释放。”宗像推了下眼镜,“在一定范围内影响人的思维以引发妄想吗?连我也差点中招了呢,是个有趣的能力。”

“有办法解除吗?”八田尽力让自己平静下来,双手握紧又松开。

“根据我的亲身体验,似乎要自行解除呢,而且由于异能者的个人恶趣味,带来的全都是情爱妄想。”

八田不知道该作何评价,毕竟刚刚被旧日同窗追着砍,身心俱疲。

“能让我去看看猿比古吗?”


-

S4的监禁室也挺豪华的,还配备了浴室,不过八田没心情吐槽这些,他走向呆坐在床上的身影。

伏见刚被注射了镇定剂,他低着头,本来就张牙舞爪的发型此刻更是乱上加乱,眼镜也被他打碎了,只剩下镜框孤零零地躺在地板上。

“喂,猴子。”八田在他身边坐下,“为什么不说呢,上次不是说好了,不说出来的东西,我不懂啊。”

他总是这样,从认识起就没坦诚过,连蒙带猜了几年,终于在那个阴暗的小巷子,触到了底线。

伏见不语,仍是低着头,似乎沉溺在自己的世界。

“……美咲。”


-

坠入了妄想的深渊

里面有经年的遗愿

有所期待的一切

为什么要离开

因为无法挣脱

这罕见的温柔

无法保证这誓言

在离开后会不会破裂

消失殆尽

于是宁愿沉溺



-


“哎呀呀,没想到是个这么执着的情种呢~”

眼前的少女微笑着,她在原地转了个圈儿,裙摆如蝴蝶般轻盈。

“我只不过想看看这群条子会不会为爱痴狂,结果很遗憾,他们大多数都挣脱了妄想。”

“可、可以帮他复原吗?”

八田努力克服着恐女症,咬咬牙问道。

“啊嘞,我不会复原。”

“那怎么办?!”

“方法还是有的哦,那就是……”



-


八田觉得自己真是撞大运了,在生日这天收获了这么大的“惊喜”。


“那就是,就是实现他的妄想。”

“实现?”

“很简单,让他的妄想对象来,并和他做/爱,简单粗暴的示爱方式不是吗?”


八田觉得脑子有点不够用,明明那女孩的话每个字都懂,但拼成句子怎么就不懂了呢。

晕晕乎乎地走到监禁室,发现蓝衣服的头子和大胸女人站在门口,似乎在等他。

“八田君,我已经知道了你们的谈话,于是为了不失去一个为人民服务的好下属,抱歉了。”说着抱歉的话,但是在宗像脸上没有看到丝毫的歉意,反而整张脸都在显示着主人的恶趣味。

“咳,八田君,之后不舒服的话,可以来找我。”淡岛似乎有些不好意思,但话语里暗藏着谜之兴奋。

“……”



-

(拉灯)

-



那个异能者还是没有骗人,在一个腰酸背痛的早晨,伏见的眼神清明,怀里的是赤条条的八田。

“美咲,我很高兴。”

“滚啊!好好的生日就被糟蹋了!”

“明年生日,我送你戒指吧。”

“我才不要……?!你说送啥?!”



end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祝今年生日把自己送出去(?!)的美咲大宝贝生日快乐!o(*////▽////*)q